主页 > L迈生活 >杂乱招牌、铁皮屋必须死?城市速写画家笔下的台湾街景竟然这幺美

杂乱招牌、铁皮屋必须死?城市速写画家笔下的台湾街景竟然这幺美

来源:L迈生活 2020-07-17 03:13:49
你觉得台湾的市容美吗?放眼望去,好像很难不看到招牌、水塔、铁皮、摩托车、塑胶棚...... 这些就算用混搭的角度来看都嫌太乱的景象。 「这世界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罗丹。城市速写画家郑开翔也从大家一片叫丑的街景当中,看见了属于台湾市井,独特的趣味与美丽。   杂乱招牌、铁皮屋必须死?城市速写画家笔下的台湾街景竟然这幺美「旧房子充满各种複杂的元素与色彩层次,用心观察会发现它们各有姿态。」郑开翔走访台湾从北到南、由东至西、到外离岛,以画笔记录下近两百间街屋,更从中精选出100幅作品,收录于新书《街屋台湾》中。而出书并不是终点,他更打算持续画下去。 你我再熟悉不过的台湾街景,真的只有丑跟乱吗?跟着城市速写画家,重新发现台湾独特的美吧! 

《街屋台湾》内容摘录 

 太平老街恆春元记

杂乱招牌、铁皮屋必须死?城市速写画家笔下的台湾街景竟然这幺美

斗六的太平老街分别建于日治时代的「明治」、「大正」、「昭和」三个时期,约有八十多栋的二层楼建筑,立面有精美的雕饰,除了美丽的建筑可欣赏之外,对我来说最有趣的地方是这个老街与现代生活做了紧密的结合,街上有许许多多的行业,在地居民穿梭在其中,而不只是形塑出古样的观光景点。 这间街屋保留立面原有的装饰,除了上方女儿墙的浮雕,白色的水平饰带,红砖的温润色泽,早期的店名匾则固定施作于街屋立面。 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开始,台湾各处掀起了老街的风潮,许多县市都会有个「OO老街」,游客总是络绎不绝,让这些早期的老建筑能够换个型态活用,某种程度来说也是好事一桩,但我总觉得有许多老街的相似性太高,经营的品项也类似(例如老街里总是会有间卖古早童玩的杂货店),将老街作为样板式的观光景点来经营,在不同的城市複製再造相同的「我们想像中的老街意象」,久了也渐渐对其失去兴趣。 老街的「再生」应该要保存其原有的文化生活,而不是全然抹去、仅保留建筑却失去了原有的生活感。庆幸的是,太平老街仍是相当有生气的一条街,既有着早期的建筑样貌,还有着浓浓的生活感,建议大家可以搭火车来这里走走,细细的观察,这里的建筑艺术、美食与生命力,一定能让你满载而归。   馆前路麦当劳杂乱招牌、铁皮屋必须死?城市速写画家笔下的台湾街景竟然这幺美位于馆前路与开封街交叉口的这栋大楼,原景的左右两边有延续的立面,我因画面的需求做了删减,仅留下转角这块立面,用以说明招牌在这栋大楼上堆叠所形成的特殊台湾风景。 这个街角的位置有绝佳的地利条件,可以被各方向的车流及人潮所看见,走进馆前路必然会看到这个巨大的建筑立面,因此自然成为商家的必争之地,从下到上整个墙面被广告招牌团团包覆,说是「寸土寸金」也不为过。 广告载体可说花招百出,除了将招牌绑在废弃车辆停在路边作为广告之外,还有机车上绑着招牌机动性的游走,或是常出现在街角,手持广告招牌的「招牌人」。招牌在高密度的城市中是一种生存的工具,尤其现今社会以功利主义挂帅,对于美的要求常常是要在餵饱肚子后才有闲情,在地狭人稠的城市中会产生这样的画面,似乎也是难以避免的。 这样的街景在普遍的人眼中是不美的,但是换个角度思考,这些招牌对于不认识中文的外国人来说,他只是不同颜色的色块(文字)拼贴组成而已。黄光男在其着作《实证美学》提到一例,名画家歌贺内依先生来台北时,看到满街的广告牌,认为这些图像所交织的彩光是不可多得的现代艺术。香港也有许多複杂堆叠的招牌,其特殊的景象甚至在许多电影中都採用过。如果将自己抽离在地人的身份,用外地人的角度来品味台湾的招牌,也许会出现不同的体悟吧。   神农街绿色老屋杂乱招牌、铁皮屋必须死?城市速写画家笔下的台湾街景竟然这幺美这间在神农街后巷的屋子是一般的住宅,屋主所种植的植物几乎包围了房子,植物的造形柔化了房子锐利的线条,一楼停放的汽车,生鏽的引擎盖诉说了房子的年纪。 骑楼的天花板挂满了一张张的折叠椅,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二楼的白色栏杆似乎也试图为这凌乱的画面画下一些规範的方格。屋主个人的审美观或是生活需求,会让房子产生独特性与生活感,让人产生许多联想,这也是我深爱观察街屋的原因之一。 
台南神农街一直是我十分喜爱的一条街道,许多年前神农街发展为台南重要的观光景点,许多有文艺气息的店家进驻,为这条老街注入了新生命,在探访老记忆的同时,也能看到新的一代重新诠释老屋的运用方式。 而最近造访时发现,近年急速拓展的「夹娃娃机」店家与福袋贩卖机,竟也蚕食了这条颇有古意的街道,显得有点突兀。我并不想全盘否定这样的消费方式进驻,但这条街道有属于自己独特的调性,这也是令人神往愿意一来再来的原因之一,如果非得进驻这样的店家,是否在外观设计、贩卖品项都能考虑老街整体想传达的意念再稍作调整会较佳?   神佛坛小庙杂乱招牌、铁皮屋必须死?城市速写画家笔下的台湾街景竟然这幺美神农街走到尽头,有一间高耸壮丽的「药王庙」,是大家常会拍照取景参拜之处,每每游客走到此处拍完照便往回走,但在转角几公尺处,有一间小庙吸引了我的目光。 这间小庙的上方有着铁皮的加盖,上头写着「神佛坛」三个大字,两旁则有「卍」字的灯管。
门前两旁的门神为文臣,与常见的武将不同,手上捧着冠、鹿、酒器,有「加冠进禄、富贵晋爵」之意,多用于左右门。门神通常绘于前殿的门板上,作为趋吉避凶的作用,不同的寺庙则搭配不同的门神,而门神通常也是展现传统彩绘匠师的技艺精彩之处,常令人停驻观看。 门前挂着三个灯笼,中央的灯笼写着「天灯」两字,两侧则写了「五府千岁」,很多人不知道庙里祭祀什幺神祇,只要看灯笼就知道了。从造形上来看,这间庙主要是对称的造形,上方招牌的三个正方形、中间灯笼的三个椭圆形,以及下方大门的三个长方形,各自相互对称,这样的对称关係在画面中形成了一种和谐安定感,而又因为各自的大小不同,让其中又蕴藏着变化性。 原本杂乱无章的街景,其中包含了堆叠的招牌与颜色不一的元件,但当经过艺术家重新解构再组合,再透过主观的构图与画面经营,便可从混乱的画面中找到和谐性,达到「从变化中求和谐,从稳定中变化」的要求,这也是为什幺人们惊觉艺术家能够将凌乱的街景化腐朽为神奇的原因。  
林森路小北百货杂乱招牌、铁皮屋必须死?城市速写画家笔下的台湾街景竟然这幺美印象中以前要买家用五金,只能到家里附近的小型五金行,不知从何时开始,24小时的五金百货如雨后春笋般佔据了城市,密度越来越高。 这间小北百货在屏东的林森路上,入口在街角的三角窗,招牌以鲜黄色作为底色,搭配蓝色的字以及红色的商标,强烈的色彩对比就像商场常见的广告单,除了色彩吸睛之外,也令人联想到商品种类繁多的意象。 骑楼挂满的布条及特价促销,虽然看似凌乱,但也有一种市场的热闹气氛。店内卖的物品五花八门,举凡食衣住行都有,这样的便利商店是一种欲望的缩影,小小的空间里能够满足你所有的需求。 这样24小时营业的商店除了便利之外,对于晚归的旅人或是女性朋友是一个很有安全感的地方,深夜时能有个地方灯火通明在那等着,似乎可以一扫内心的寂寞感。种种的民情衍伸出这独特的生活样貌,被「宠坏」的我们一到了国外,反而不习惯国外早早打烊的商店。   玉山旅社咖啡杂乱招牌、铁皮屋必须死?城市速写画家笔下的台湾街景竟然这幺美与朋友造访「桧意森活村」之后,往一旁的北门车站走去,北门车站是阿里山森林铁道的第一站,也是阿里山铁道货运集散地,在1998年5月曾遇祝融,并于同年11月修建复原,车站全部使用红桧建材,典雅的造形使她成为许多游客拍照的景点之一。 但让我更感兴趣的是车站旁的「玉山旅社咖啡」。旅社的外观没有华丽装饰,招牌的手写字增添了一点拙趣,一旁的大树在这面白墙上铺上了美丽的影子,这才让我发现其实她根本不需要多余的装饰,这片美丽的树影就是最美的打扮了。 这栋日式老屋有60年的历史,听说早期曾是杂货店,在2009年时由在地的「洪雅文化协会」结合在地力量,发起协力修屋,看得出来内部有许多修缮的细心之处与历史痕迹。我们常觉得老屋很有「味道」,其实就是因为他堆叠了许多生活感,曾经居住过的人依自己的需要,让她慢慢变成今天的模样,只要仔细观察,便似乎可以透过建筑与过去的居住者对话。 我坐在旅馆内喝着咖啡,一旁北门车站旁传来戏班子的唱戏声,日式老屋内则播着原民的歌曲,颇有多重文化重叠交织的错觉。   宏昌锁匙大王杂乱招牌、铁皮屋必须死?城市速写画家笔下的台湾街景竟然这幺美在成功路一带,我被大大的钥匙招牌所吸引,这让我想起了大阪道顿崛的店家,其特色就是招牌彷彿大型的装置艺术,有些是会动的螃蟹,或是巨大的煎饺、章鱼、河豚等各种争奇斗豔的招牌,店家用这种有趣的方式吸引顾客,钥匙招牌与其相比虽然小巫见大巫,但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间店名自称「锁匙大王」,暗示了店家认为自己是箇中翘楚的意思,以此吸引顾客光临。钥匙与印章以符号性的方式呈现,就如同麦当劳巨大的黄色M型招牌,总是树立得非常高,便于我们在城市丛林众多的招牌中一眼就可以看见。 我也曾经有被锁在门外的经验,当我在街上找寻钥匙店时,也是将目光放远,试图在众多的招牌中找寻钥匙的符号,这也不难理解老闆要将招牌做得如此醒目的原因了。
 骑楼内有两个招牌,分别写了「配锁匙」和「刻印」的字样,落地窗上一左一右贴着印章与钥匙的图样,路上看到的钥匙店总是有附带刻印的服务,令人好奇两者之间不知有何关联性? 据说早期两者是分开的行业,主要是因刻印技术转为电脑化之后,加上家家户户常有对于两者的需求,因此渐渐两者间就做了结合。  - 可能因为台湾地狭人稠及美学素养待加强,每当漫步各地街头时,常可见到色彩对比强烈、造型夸张凌乱的招牌、加盖铁皮屋贴了塑胶浪板补丁、杂乱的电线与违建充斥等纷杂的街景。这样的画面的确让人感觉凌乱,但矛盾的是,我又常因这样独特纷杂的画面驻足。我不想画新颖的大楼或雄伟的豪宅,却对一般人以为「丑」的建筑感到醉心。 寻找街屋的过程中,我慢慢爬梳脑中紊乱的想法,之后发现,原来这样的房子会吸引我驻足,是因为房子本身所产生的「生活感」,使房子产生「独特性」。这些象徵生活的元素附加在建筑上,也让这块土地上的我们产生经验上的共鸣,以及特殊的视觉冲击。这样直率、堆叠、複杂、多重元素所造成的街景,不也就是属于我们的「台湾味」吗? 

本篇图文摘自《街屋台湾:100间街屋,100种看见台湾的方式!》

杂乱招牌、铁皮屋必须死?城市速写画家笔下的台湾街景竟然这幺美

杂乱招牌、铁皮屋必须死?城市速写画家笔下的台湾街景竟然这幺美 

  第一本系统化、以水彩绘图记录台湾街屋文化之书
  咀嚼最道地的庶民台湾味
  读出属于自己的生活故事
  招牌、铁皮、水塔、帆布、骑楼、摩托车……,
  这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台湾!

 
  罗丹说:「这世界并不缺少美,是缺乏发现。」

  一个背着画具「行走」的画家,以漫游步伐、速写笔法,穿越台湾大街小巷,从南到北、由西到东,用温暖色彩呼唤出一间间街屋独特的生命个性,用情浓文字带引出建筑的美丽与人间的故事。

  在他眼中,那些斑驳「铁皮」,是人们在地狭人稠的环境中对空间的生存渴求;那些五颜「招牌」,是色块的拼贴组合所交织的彩光;那些「与树共生」的房子,是让空间柔软粉妆的天使;那些「老屋」,彷彿神秘光谱得以和过去对话……;每一栋街屋,是「时间」与「居住者」共同打造的印记,让它不再只是建筑,让它有了情感和温度,而你我,就生活其中。

  手绘的凝视与记录,是将「台湾街屋」记忆下来最浪漫的方式。这样直率、堆叠、複杂、多元的街景,正是属于我们的「台湾味」;而市井的、人文的内蕴和丰美,只等待──你的发现!

作者:郑开翔

出版社:远流

相关热门推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皇家游戏中心下载|共同打造的生活|专业的健康资讯|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皇冠账号登录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ku娱乐官方app下载网址